『 军事小说网 』>>> 军事小说列表 >>>宋北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

260、12月26日 晴 焦劳唯圣主,游说尽奸臣

[字数:4728 更新时间:2020/7/11 10:18:00]




  等赵性爽够了,从里头出来后,看到老王时先是愣了片刻,然后便自顾自的整理了一番衣裳走了出去。

  “恭送。”叶当家只是轻道一声恭送,却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和老王交换了一个眼神,然后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他们在门口时候看到正在那用手绢给小鱼变魔术的宋北云,老王轻轻咳嗽了一声:“今日也是不早了,我们便先回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宋北云挥挥手:“路上小心。”

  这路上能有什么小心的,几十个司命司顶尖好手都在周围布置着呢,这要还能让赵性出了事,这大宋要来何用?

  “明日来宫里一趟。”赵性站到宋北云身边小声说道:“朕给你看些东西。”

  “明个可没空,改日行不行?”

  “你这厮……”赵性抬腿就要踢:“你这也是狗胆包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叶当家可以啊,从小镇都到京城了。”

  “我这不也是给上头人办事嘛,倒是宋大人……”叶当家朝宋北云拱手道:“往后的日子要多多仰仗宋大人了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啦。”

  “我里头已经备好酒菜了,不如去吃喝一番?”

  宋北云看了看时间,连连摇头:“没时间了,该回去了。改日吧,叶大当家请留步。”

  说完他便甩着袖子走了出去,而这时一个从清水县一直跟着叶当家的伙计凑上来小声问道:“当家的,你为何对这小子如此客气?而且小的看他有些许眼熟。”

  “你知道皇城司么?”叶当家笑了起来:“这人名叫宋北云。”

  那伙计深吸一口气,宋狗的大名他又是怎么可能没听过,但坊间传闻的宋北云可是离奇的很,却是没想到真正的皇城司阎王爷居然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。

  “嘶……这少年郎手段够狠啊,前些日子那些个人头……想来都胆颤。”那伙计打了个哆嗦:“当家的与他也相熟?”

  “你莫不是忘了近一年之前,那个将珠子机交于我们的少年了?”

  那伙计一拍脑袋:“娘嘞,您是说那便是……”

  “我当时还与你说过,此子非凡人,未来许是要仰仗其鼻息,如今倒是应验了。”叶当家叹息道:“你看他眉宇之间,虽是英姿飒爽,却绝非心宽气广之人,若是当时得罪于他,今日怕是城门上的挂着的也有你我的头颅了。”

  那伙计揉了揉脸:“当时我差一些就将他给赶出去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,多谢不杀之恩。”叶当家一巴掌拍在那伙计的脑袋上:“去吃些东西吧。”

  而宋北云此刻已经快马加鞭的回到了家,换衣服洗漱吹灯上床一气呵成,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时,大门传来的响动,接着就是莺莺燕燕叽叽喳喳的声音穿透了窗棂。

  他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,可是要知道自己明确拒绝了这几个娘们出去玩的邀请的,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跑了出去玩到现在回来,怕是一顿摧残少不得。

  好不容易等嘈杂声平息,大概也过了一个时辰,姑娘们累的累困的困也都睡了下去,不过就在此时宋北云听到他的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,接着有个细碎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这脚步虽轻,但却沉稳且有力,一听就是巧云的脚步。

  “睡了吗?”

  巧云坐在床边轻声问了一句,宋北云侧过头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那,虽然房中有炉子但却仍是冷冽的,于是小宋一伸手就把巧云拽进了被窝并翻身压在她身上,小声说道:“巧云姐,睡不着呀?”

  巧云没说话,只是双手抱住了小宋的腰,要是这点默契都没有,小宋还当什么色狼,他立刻嘿嘿一声就将头埋到进了被窝。

  接着大半个晚上,房间里都只是传来了奇怪的动静还有木床的吱嘎声,甚至将睡眠不好且睡在隔壁的左柔吵得瞪着眼睛看着到此处,巧云刚好将热汤端出来,听到她的话,脸上顿时就发起烫来,低着头也不说话,将东西放在桌上就走了出去。

  “怎么?你是也想来试试?”

  “呵,不稀罕!”左柔端起粥呼噜着喝了起来,放下碗一抹嘴:“淫贼。”

  宋北云嘿了一声,手直接握住了左柔的腿捏了几把:“你有什么意见不成?”

  “懒得跟你说。”左柔往回将腿挪开:“今日要去哪里玩啊?”

  “今话的时候手已经过去了,而左柔只是白了他一眼,倒是也是没阻拦,反而骄傲的说:“我早说过,是大了一些的。”

  “嗯,不错不错。”宋北云笑着点头:“是有点长进了,再接再厉。”

  说完他站起身来:“你们先吃,我快来不及了,点卯去了。”

  “你下午可还回来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宋北云摇头道:“怎么?你们要出远门?”

  “嗯,俏俏说想去扬州看看丝绸,下午许是就要走了,可能要个两三日才能回来。”左柔端着粥,嘴角还沾着白色的米粒子:“你若是没空,便不等你了。”

  “你们去玩吧。”宋北云站在门口说道:“明日我还要去趟宫里,总不能让官家老是等我。”

  “那你滚吧。”

  宋北云从不跟左柔计较,他带上门就走了出去,一边吃着饼就来到了皇城司的衙门口,而门口时就见一个富贵模样的中年人站在那,垂着手也不抬头。

  他预想这人便是肖老爷了,宋北云笑了一声从他身边走进衙门口,而他刚进去没多久,旁边就有人提点那肖家老爷说道:“方才走入的那个便是宋大人,你要去寻他,我这便去通报一声。”

  那肖老爷千恩万谢,又是塞了一张银叶子进了侍卫的手中。这钱到底是个好东西,不多一会儿那侍卫就出来传话说:“宋大人让你进去,你说话可得小心着点。”

  “多谢军爷提点……多谢军爷。”

  肖老爷在那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宋北云的办公室前,敲开了门,他走了进去。但此刻宋北云却坐在那一边看着这几日的当值记录一边吃着油饼,却是没有抬头看自己,他也不忙,就是站在那候着,仍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  等大概半个时辰后,宋北云看完了当值记录,吃完了饼,他才缓缓抬起头:“你是?”

  “草民肖万全……”肖老爷连忙朝宋北云拱手道:“昨日犬子得罪宋大人,此番特来与宋大人赔个不是。”

  “哦,我倒是不打紧。”宋北云轻笑起来:“昨日的事嘛,你家那个儿子没与你说吗?”

  肖老爷茫然的摇头:“他只说冲撞了宋大人……”

  “你那儿子,回去放血褪毛挂房梁上吧。”宋北云轻轻摇头:“神仙都救不得。”

  这一番话,听上去像是插科打诨但肖老爷似乎听出了内有玄机,他陪着笑说道:“宋大人……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冲撞我么,倒是不重要。你可知昨日大宋官家微服私访啊?”宋北云轻轻敲了敲桌子:“难办啊,难办。”

  听到“官家”两个字,肖老爷的脸色骤然变化,他的嘴唇抽搐了起来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“古语有云,养不教父之过。昨日我不想扫了官家的兴致,便让你那儿子回去了,他却浑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。他不懂事,你却是该懂事。”宋北云叹了口气道:“如今官家说严惩不贷,我却也是心有戚戚,毕竟这等事情说大不大说小却也是不小。往小了说,只是误会一场,不知者无罪。可往大了说却是围堵官家意图行凶。你家儿子可有功名在身啊?”

  “回……回宋大人,未有。”

  “行了,回去等死吧,没救了。今日过午我便要去拿人,莫要想着逃,逃不掉的,不光逃不掉,还落个满门抄斩,不划算。你几岁了啊?不知还能不能生个出来,回去吧,好好安排一下身后事。”

  肖老爷扑通一声就给跪在了地上,磕头如捣蒜一般,嘴里呜咽着央求宋北云:“宋大人,你可要为草民想个法子呀……”

718sun.com 811tyc.com 金牛国际保险投注开户 796tyc.com 真钱大转轮
葡京牛牛赌博 金沙赌场游戏管理最高返水 腾龙娱乐城直营现金网 王者威尼斯人7777 申博太阳城合法吗
蓝博娱乐客户端下载最高占成 永盛贵宾会开户 威廉希尔公司官网登录入口 华盛顿注册最高占成 必威城直营现金网
千亿国际体育在线最高占成 顶尖娱乐网址直营 申博现金网官网登入 玛雅城游戏帐号 章鱼竞技注册平台